Fengshui Gifts Ideas.com

http://www.fengshuigiftsideas.com

 

  Wide Range of Feng Shui Enhancers, Cures & Good Luck Symbols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UA-20920479-4

Image description
Bookmark and Share

粵劇著名花旦吳美英 (上)


文:鸞 30.12.2015 (持續更新)      



 

幾十年睇劇,我都偏重于文武生。但自從最近三次專程到港觀賞了鳴芝聲的演出後,花旦吳美英的精湛演技令我非常欣賞。她在舞台上盡顯其深厚功底。

 

以前讀到某些京劇名宿演少男少女角色演得很神似,都質疑:真的嗎?直至看了吳美英在《南唐李後主之私會》扮演少女小周一角,才相信資深的戲曲表演者會有此本领。

 

在台上演繹悲痛欲绝放聲狂哭亦非容易。在「李後主之逼幸侍寢」一幕,小周后受辱後回到李後主身邊,既悲且憤,痛不欲生伏在地上放聲大哭。吳美英演得自然而無半點做作。她的哭聲不但感人且動聽。十載功力恐難做到。加上文武生蓋鳴暉精湛細膩的演繹,真的直得一睇再睇。 

 

上網尋找吳美英资料時,看到她的14 Nov 2010 Facebook 貼子:

 

「我原本是一個最低調的伶人, 如今實在忍唔住要出聲, 最近有位觀眾去信鳴芝聲公司投訴 "真笑話", 我嘅職責就是在舞臺上做好我每一次的演出, 至於我嘅私生活 [與人何干], 難道要向任何人交待嗎? 如果 [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], 倒不如請妳勇敢表白性名, 唔好做 [忍者龜]。 多謝妳咁留意我, 如果妳覺得有問題, 我勸妳以後都唔好睇我囉! 如果睇得咁痛苦, 同時睇臺上臺下兩套戲, 只付一張票價, 妳豈不是好著數。」

 

回應得好,回應得妙!藝術家脾氣,坦然得可愛。

 

網上介紹吳美英甚少。可能這與她的低调作風有關。尤幸從2006.08.26戲曲群星訪問,2010.10.21 粤剧藝術講座 (吳美英,梁漢威,謝國璋),  2013.09.06香港台第五台戲曲天地, 2015戲語蓉蓉節目訪問等聽到一些她從藝經歷,姑且寫出與大家分享。

 

吳美英從藝奮鬥史

吴美英

 

原名潘桂妹,花名妹頭。籍贯:番禺。出生地點:香港。出身於戲劇世家,吳尚英粤劇生角演员

(後轉行賣玉石)。叔父吳漢英是武生。

 

自1994 年 11月至今,吳美英是鳴芝聲劇團的當家花旦。她的俏艷扮相及嬌美身段赢得 [古典美人] 之美譽。

 

她亦是當今香港粵劇界四大名旦之一。其餘三位是陳好逑,尹飛燕和南鳳。


她曾經參與大型粵劇交流演出,如在第三十四屆香港藝術節 2006中, 她和蓋鳴暉演過《龍鳳爭掛帥》和《俏潘安》,2008紐約香港節演出《牡丹亭驚夢》、《帝女花》、《紫釵記》、《蝶影紅梨記》等,又在第二十四屆澳門國際音樂節2010和蓋鳴暉演出精華版粵劇《紫钗记 》。同時也經常為東華三院及香港公益金等慈善機構籌款演出。

吳美英曾赴美國,加拿大,英國,澳洲,日本,中國,新加坡,澳門等國家演出。 

師承

 

吳美英起初是學習古典舞蹈,並且其師傅許君漢在夜總會獻藝。除舞蹈外,許師傅也教些「三打白骨精」,「盜仙草」之類的舞蹈身段及北派功架等。

 

後來父親教授她南派粵劇。唱功方面跟廖森師傅。教北派功架仍然是許君漢師傅。

 

馮寶寶到獅城登台

 

1966 年 12 月 21日起 – 馮寶寶影片 “七公主” 到新加坡登台。全團十余人, 吳美英是其中一员,在璇宫與光華两戲院表演西洋舞,中國民歌,粵劇折子戲等。武師:許君漢,郭家湖。 [新加坡粵劇歷史篇]

 

澳門賭船獻藝

 

60年代吳美英初出道時,無人識但又要做幫花,啟德遊樂場拒绝聘用。她唯有到澳門賭船 (俗稱賊船)上演劇,做二幫花旦,試用期半月。

 

頭一晚登台真驚險。她早一日到,其他團員因打風來不及報到。前一個老倌被情商多演一晚跟她合作。因時間倉猝,對方交出爆肚戲《魚腸劍》,沒有固定曲白,一切靠演員自我發揮。演出全靠爆肚及手影,她不懂爆肚,觀眾反應自然差。

 

隔日全體到齊,演的是有曲本戲。吳美英順利演了三個月便升上正印花旦。為了應付日夜演不同戲,她常躲在廁所刨劇本。日場五點結束後,就躲入賭船公廁半點鐘看當晚的劇本,夜晚散場後又在自己休息地方的廁所讀熟明日要演的戲。

 

黃毛丫頭上位太快,免不了遭人戲弄及考驗。她被點演《紮腳劉金定》。凑巧她的衣箱玉姐曾是古老花旦,懂紮腳排場戲。她漏夜拜師,玉姐口傳中州話曲詞及教紮腳戲。不但渡過難關,演出受歡迎而要重演。從此邊學邊演,得到好好的磨練和累積到舞台經驗。

 

她在 2010 講座上也笑言當日講中州話講到似國語。

 

因工作壓力導嚴重胃痛,吳美英在澳門賭船演了半年便回港。踏上港口碼頭時,即被送往醫院。幸好兩天住院治療後,並無大礙。

 


啟德遊樂場演出

 

據梁漢威(威哥)說,回港後的吳美英很多人聘請。她曾在啟德遊樂場粵劇場演出。文武生有尤聲普,羅家英,阮兆輝,梁漢威等。

 

威哥回憶那時的艱辛歲月。舞台所處很大風。碰到打風或天寒地凍(十二月尤甚)而只有一個觀眾,他們仍得繼續上演,因為叔父(即戲班長輩)教落這是任劍輝精神。任姐绝不會因觀眾多寡而欺場。

 

劇場最後两排位是免費,有些人下午一點鐘便霸位睇全日。這两行通常爆滿。這批觀眾雖然沒購票,但諸多聲氣,愛批評這老倌那老倌。若對演出滿意,他們會落力為劇團免費宣傳。所以有些文武生會向他們打個招呼:“俾面,俾個機會”。

 

因免費座位椅腳是红色,老倌叫這群人為 “红衛兵”。

 

走埠演神功戲

 

70 年代,吳美英與梁漢威到新加坡演街戲(即神功戲)。有一晚開鑼一小時前,小生和二幫花旦齊齊扭計,主會要改演《六月雪》。

 

威哥擔心花旦有幾段重頭戲:十繡香囊, 和家姑對手戲,主题曲及两段大審(刑場,公堂)。 雖然之前演過但是數年前的事。唐滌生劇本裡十繡香囊一段是全口白,不易記。

 

威哥問 “吳美英,點呀?” 她答道:“做啦,駛死呀”。在講座會上,威哥說當時 “真喺冇陰功”,虧她台上還記得85% 曲詞,另外15% 爆肚只有文武生知。行內早已聽聞有個新紮花旦好記性。憑記性好及爆肚執生,她又闖過一關。

 

跟伶王新馬同台

 

以前學戲,多靠偷師學藝。但戲講究尊重長輩。後輩睇同台前輩演出,不能明目張胆,而是站在毯邊偷看。就算買票入場,也不能坐在第一二排座位。要坐側一點不讓前輩睇到,不然就是不尊重他。

  

吳美英好有長輩缘,出道不久便有一個珍貴的學習機會。伶王新馬師曾(祥哥)反串演「穆桂英」,特地安排她擔任婢女穆瓜一角。祥哥臨出場特別吩咐她留意其腳門,背旗,及點降唇走位吋度。聽說因伶王難得反串,全戲行都去睇。

 

經過祥哥提點,她領悟到穿著大靠跑圆台時,只能腳移動而上身不可以動,否則背後的旗便會搖擺。雖然上身要定,但走動時身形要美妙,不然就 ‘似舊木’。有機會受教於伶王,受益匪淺。

 

林家聲提攜教導  

 

70年代,吳美英正在新加坡做神功戲,接到林家聲(聲哥)電話叫她回去任正印花旦。難得有此好機缘,但班主不肯放人,多虧梁漢威說服他。

 

1978 年 04 月 28 日 是她初任頌新聲劇團正印花旦演茶果嶺神功戲。之後還有八次和聲哥共结台缘。[林家聲粤劇年表

 

令吳美英最難忘的是到新加坡演出廿五場那次。身為正印花旦她必須讀熟 20 個劇本。劇目有:《碧血寫春秋》,《龍鳳爭掛帥》,《胡不歸》,《搶錯新娘換錯郎》,《林冲》,《雷鳴金鼓戰笳聲》,《花染狀元紅》,《韓信一將服群雄》,《春花笑六郎》,《風雪闖三關》,《連城璧》,《無情寶劍有情天》,《戎馬金戈萬里情》,《情俠鬧璇宮》,《書劍青衫客》,《綵樓配》,《漢武帝夢會衛夫人》,《朱弁回朝》,《七步成詩 (新舊版本)》。

 

那時她的演出年資尚淺。為了促進學習,她每個下午都到林家睇以前聲哥演出的錄影带。若有不明之處,就問聲哥。林太紅荳子(荳姐)很照顧她,提供午飯及下午茶,讓她安心學習。


吳美英看熟了劇本及錄影带,聲哥便著手講解每齣戲的演法 - 動作,腔口,音樂,各配對都很有系統。他在一星期內把 20 齣戲講完。若他認為改變某段的演繹會更好,便會向吳美英指出其中的變化。接著是排戲。生/旦獨自的做手,或是生旦對手感情交流,都有示範表演。

 

到達新加坡第一天忙於出席記者招待會,電台採訪,拜訪等,根本無暇讀劇本。在開鑼前一晚,吳美英刨劇本到深夜。睡至隔日下午两點就要起床,因每天三點要上台排位。每晚回到旅館,洗完澡又趕緊讀劇本。星期日最辛苦,不僅演完日戲要落妝,晚飯後又再化妝,而且沒時間睇劇本。

 

每天除了刨劇本及往返旅館和劇場外,就沒其他活動。吳美英形容當時如在地獄,不知人間何世。

 

林家聲名劇,每個介口都有特定的音樂,做手,關目,感情。唱到那一句,就要交給他某種眼神,到那一段便要交甚麼样的感情,演法很有系統。例如《風雪闖三關》裡有很多走位及身段都不能出錯。

 

除台前演出外,吳美英還需兼顧後台化妝,服裝,頭飾等等。服裝方面,行話說,‘寧著破,莫著錯’。頭飾嘛,不同身份的女角固然使用不同的頭飾,有時同一身份的女角,也因不同場合,要使用不同的頭飾。

 

吳美英覺得殿堂级文武生纡尊降贵夥拍她這後輩,她不能出錯。縱然有錯亦要減到最低。故在演出時都很嚴
,戰戰競競,步步为營。在台前,她尊重聲哥,在後台,如一小 ‘粉絲’ 般地仰慕他。


可想而知,她承受的精神壓力是多大。不過那時期正如她說:大豐收。聲哥簡直是個大寶藏,從他那裡學到好多嘢,終身受用。 

 

聲哥荳姐夫婦其實對吳美英期望不小。1995 年聲哥在港期間,還經常親自拍和,悉心指點她唱功。

 

在 1980 和 1993 年之間,聲哥到外地演出,正印花旦多數是吳美英。在 82 歲壽宴上谈及在座的四大花旦時,他說吳美英是他的「出埠花旦」。故吳美英有 “林家聲御用出埠花旦” 之稱。

 

梁漢威在講座上問頌新聲時代有否遭人白眼?吳美英只答同聲哥拍檔,也經過重重波折。

 

早期擅長紮腳武場戲

 

昔日在澳門學《紮腳劉金定》時,玉姐教吳美英踩的是廣東蹻。蹻分廣東蹻與上海蹻。踩廣東蹻比上海蹻難度高。由於廣東蹻比較細小而上海蹻較闊且長,踩上海蹻舒服好多。

 

踩蹻是屬于高難度的做功。腳趾需要紮緊,包到大腳趾指甲都瘀黑,腳趾長繭兼瘀青。初練習時,两腿發酸,腫脹疼痛難受。練踩蹻時,有分走動和靜。練走動的,先學挑水上落樓梯。練靜的,站一炷香時間,中間不准休息,站一會兒腰又酸,腿又痛。練踩蹻功,除了苦練之外,並無竅門或捷徑。

 

玉姐傳授吳美英的《紮腳劉金定》,只是程序和拉山,踢腿,两三式,沒甚麼功架。她後來融合舞蹈共舞台功架,設計斬四門身段(例如加進一字馬,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等)。斬四門每段都有不同的功架及開打,豐富了表演程式,將舞蹈,粵劇南派和北派的藝術熔于一爐。

 

新馬一带的戲迷(包括筆者)只知花旦王超群拿手演《紮腳劉金定》。原來吳美英出身刀馬旦,比她先演這紮腳戲。王超群早年在啟德遊樂場粵劇場任二幫時,曾與正印花旦吳美英同台。在阿湘講戲訪談中,王超群透露曾向吳美英偷師紮腳斬四門。

 

粵劇曲藝月刊(1997 年 1 月 第42期)有此形容:“穿上大靠的吳美英,身段輕盈,圆台妙美。背旗紮實稳重,很有氣派,。。。”。

 

根據我手上资料,吳美英最後演她的耍家武戲是在 2001 年 9 月外借给春暉劇團時。她與阮兆輝(輝哥)演出《紅菱巧破無頭案》,《白蛇傳》, 《紮腳劉金定斬四門》, 《白龍關》及《英雄掌上野荼薇》。這五套都是吳美英的拿手好戲,讓她有機會大顯身價。

 

戲曲品味第12期有以下評論:“。。。她的《紅菱巧破無頭案》本已馳名,原來真的不愧為全行演此劇花旦之冠,不慍不火,恰到好處,《白蛇傳》中,刀馬旦本色表露無遺,以她现時的年齡演來這般出色,可見內底之紮實,《劉金定斬四門》亦顯露出她的一流踩蹻功,。。。”

 

在 2003 年 10 月 她再次被外借给阮兆辉「從藝五十年專場演出」《紅菱巧破無頭案》。


梁漢威在 2010 講座上稱讚吳美英的《紮腳劉金定》斯文,淡定,大方兼紮實,是全行演劉金定之冠。可惜近十多年沒機會再演她的耍家戲。

 

在「2013 戲曲天地」訪問中,主持戲稱刀馬旦出身的她為 “打女”。有位男長者聽眾欲求證一事:從吳美英拍林家聲年代至今,他都有看她的演出,覺得她功底很紮實。一向香港粵劇演員的基功都遜於大陸粵劇演員。所以,如此基本功深厚紮實的花旦,他想知:是否大陸訓練出來?還是真的出自香港梨園?

 

鳳閣恩仇末了情》反串文武生

 

2002 年 11月 22-28 日 - 鳴芝聲慶祝十二週年在新光戲院作盛大的演出。這次演出有所突破:《鳳閣恩仇末了情》中,吳美英反串文武生,蓋鳴暉飾红鸞郡主,身分互調,一新耳目。

 

吳美英自知個子小,聲線也較弱,造型那像個雄赳赳的武夫,所以覺得反串耶律君雄一角欠缺說服力。後來想到既然要做,只好克服心理障礙悉力以赴,盡量練熟台步,關目,做手及平喉,更向阮兆輝請教有關演出生角時需要注意的事項。幸好是喜劇,可以用輕鬆的手法演繹。她認為演得尚算中規中矩。[戲曲品味第24期] 

 

專業精神令人嘆服

 

在 2002 年 大澳神功戲日場演《春花笑六郎》時,有一佯裝跌在地上的動作。怎知吳美英站的位置剛好是两排竹的接驳位,结果真的跌在台上。她臨急用手撑一撑,幸不致傷得太嚴重,不過傷到腰骨已痛到標淚水。她跌倒時,大家都以為是故意搞笑。蓋鳴暉見她起不了身才知她受傷,連忙拉她起來。跌時可能挫到氣門,之後唱曲亦受影響。班主表示如果做不了就不要勉強,她一拐一拐的行路也堅持演下去。

 

最慘還有夜場的袍甲戲《龍鳳爭掛帥》。雖然班主已經向主會提出,因受傷的關係,有些動作可免則免,但她仍然做到十足,只是散場後的確走不動了。

 

通常神功戲的台,搭棚時會避免台中央有接驳位。因工人的疏忽,吳美英傷得真冤枉,經過多日跌打醫治才得痊癒。[2002 年大公报]

 

從另一事故中更顯出其非一般的專業精神。2006 年 8 月14 日演出《再世紅梅記》 時又出事。在「救裴阱」一節,她將身子伏地彎下,讓四名龍虎武師在上面凌空翻腾,誰料出了差錯,一武師跌下撞到下面的吳美英。見她背部橫空受創,全場嘩然。時光仿佛就在這一剎那停頓,大家屏息靜氣,替她擔心,並且推想演出就將宣布終止。

 

瞬息間,見吳美英腳步沉重颠簸的緩緩站起來,背著觀眾,鎮定心神,回過氣來,一刻又生龍活虎,大幅舞起水袖,如入無人之境。落幕換景時,劇團宣佈她受傷了,需要多休息五分鐘。

 

接著在「鬼辯」一場,除了唱和做,她更來一個相當吃功的下腰,雙手同時不交叉舞著红羅结。她下腰幅度比許多花旦來得還要低。她演來都不像剛剛背部受過傷的人。

 

其實以當時情境,即使腰斬演出,亦不為過。她負傷演出,一样如此認真落力,一點都不欺台,專業精神真堪敬。[粵劇曲藝月刊第142期]

 

在 2006 年 8 月 26 日「戲曲群星」訪問中,吳美英講當晚被撞到滿天星斗,傷了氣門,正在接受跌打治療。她咳嗽時會痛,所以要按著心口咳。主持笑她西子捧心,很符合她的古典美人形象。

 

細想以吳美英的年齡和嬌小的身軀,被漢子從空中跌下壓到後,竟然可迅速恢復表演,真不愧是位身經百戰的資深舞台演員。在她的舞台生涯中,受傷多次,希望不會有後患。戲曲演員在台上受傷是常有的事。藝人幕後的辛酸,有幾多觀眾會去體恤呢?

 

創生旦合作記錄

 

紅荳子(荳姐)很疼锡吳美英,是她向鳴芝聲劇團推薦吳美英。

 

林家聲淡出舞台後,荳姐他的戲服贈與誼女兼徒弟蓋鳴暉。及後有聲哥舊拍檔花旦出售戲服。聲哥和花旦的戲服多是情侣裝。荳姐認為如果吳美英能購下這批戲服同蓋鳴暉配成一對就好。两者不論外形與高度都很相稱。且鳴芝聲演的劇目包括很多林派戲。所以吳美英加盟鳴芝聲是荳姐間接促成。

 

自1994 年 11 月至今,蓋鳴暉吳美英無間斷合作了廿一載,創粵劇生旦合作記錄。這個紀錄相信粵劇是後無來者,因為文武生與正印花旦之間常出现名利之爭或爭出風頭。

 

早在 1995 年,吳美英回應記者關於宣傳重點在文武生身上,她表示不介意;但求做好本分,上演成績好,觀眾欣賞,便是努力的回報。不論觀眾是為睇誰個演員而來,都是劇團得益。劇團得益,連带自己也有好處。跟不少文武生合作過,她已深谙生旦相處之道。[粵劇曲藝月刊第27期]

 

在「2010年阿湘講戲訪談蓋鳴暉」中,主持李池湘提到有些大陸粵劇生旦拍檔有爭執,甚至拆夥。她覺得奇怪:蓋鳴暉吳美英 ‘點解可以好咁耐’?蓋鳴暉講爭執總會有,但因兩人確實很享受舞台演出,主要想呈獻好戲给觀眾,所以都能以大局為重。因夥拍多年,彼此很有默契,在演對手戲時會得心應手,所以合拍得很順和很開心。她不喜歡換拍檔,因要重新適應對手是件幸苦事。

 

且看李居明大師在「印像蓋鳴暉」書中的一段話:

 

“。。。在去年一整年的粵劇投入中,我最为痛心的,是粵劇界老倌的 ‘扭計’ 和 ‘腌尖’,令人痛苦無比。從鳴芝聲劇團到蓋鳴暉本人,我與之合作,最令我津津樂道的,是此劇團認真工作,沒有是非,更從不扭計,令你合作愉快,。。。

 

“在「鳴芝聲」及「蓋鳴暉」的一年合作中,令人愉快。此地沒有粵劇界的陋習,沒有老倌的是是非非,這裡是真正搞 ‘戲’ 的,不是攪 ‘人’ 的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無論外形,氣質及演技,蓋鳴暉吳美英都很匹配,有相得益彰之妙,給人看得很舒服的感覺,加上對手戲默契十足,被公認為舞台最佳拍檔。

 

在 2012 年曾有人問吳美英:“對着一個拍檔十多年會否厭”?她反問對方為甚麼會厭。在旁的蓋鳴暉也回應一句:“我們的默契,是用了十多年時間換來的,我希望可以與美英合作到退休為止”。[1/9/2012成報]

 

若真如此,是梨園佳話。只是世事如棋,2016 年尾,吳美英會否再續約,唯有拭目以待。

 

演聊齋驚夢出意外

 

今年農曆初五(2015 年 02 月 23 日)鳴芝聲在新光演出《聊齋驚夢》第三幕「焙衣誘情」時,生旦一起摔倒。蓋鳴暉傷右手韌帶。吳美英傷勢則不輕,右腳嚴重骨裂,鑲上七顆螺絲釘接骨。03 月 04 日出院,半年內可以恢復正常活動。但要傷患完全復元,則需要一年時間。

 

在養傷其間,吳美英想到不知能否重返舞台,免不了憂戚和內心徬徨。她受傷後坐輪椅首度復出是 2015 年 04月13 日。在文化中心舉行之《省港粵劇伶韻相輝映》曲藝節目與梁兆明合唱林家聲與李寶瑩的名曲<落霞孤鶩>。


為怕影響劇團的演出,腳傷稍為好轉,便重踏台板。因尚未痊癒,只可演文場戲,不能大動作或走動太多。她那時還需接受半年的物理治療。從 6 月至 12 月已演了廿幾場,包括東華三院慈善劇晚會,新劇《漢王天嬌》,鳴芝聲 25 周年演出,新加坡聖淘沙演《紫釵記》和《帝女花》,幹勁十足。她的堅强意志與毅力真令人佩服。

 

話說當日吳美英出意外時,聲哥叫妹妹打電話問候。因她在醫院,幾經查詢才聯絡上。久患柏金遜症的聲哥那時說話已不大清楚,但心仍然清醒,還記得吳美英,知道她出事故。聲哥非常關心其傷勢並咐她要盡快好好醫治。他的殷殷慰問和關懷使吳美英很感動。

 

聲哥八月辭世,碰着是吳美英的生日月份。依民間習俗,红白事不可相冲,兼流年不利,故不能去拜祭。


在「2015 年戲語蓉蓉」訪問 中,她提到沒去拜祭聲哥一事,仍然耿耿於懷,心不安又感到遺憾。 


在鳴芝聲的廿一載

 

吳美英簽約鳴芝聲,只可以為該劇團演出,不得在其他劇團亮相演出,慈善演出則例外。眾多文武生,不論前輩,同輩或後輩,都盼望與她合作,她一年復一年在鳴芝聲默默耕耘,轉眼踏入廿二年。

 

甚麼使她留在同一個劇團這麼多年呢?學了林派名劇演出法,她覺得鳴芝聲能给她較多實踐機會,可令自己的藝術人生有增長。除了可增值自己,她希望多演能助自己的藝術更上一層樓。


再者,有了固定劇團和拍檔,可專心於做戲甚麼都不用操心。她認為長期夥拍同一個文武生,在默契方面總比流水式合作好。每次重演一齣戲,两人可以共同琢磨如何演繹得更完善。

 

 吳美英難忘和聲哥同台演出的往事。每演林派戲寶時,她都感到份外親切又溫暖。能在鳴芝聲多演聲哥名劇,她說簡直是 ‘幸福滿瀉’。

 

廿餘載在鳴芝聲可否有遺憾?吳美英認為凡事有得亦有失,無十全十美。在參加鳴芝聲之前,她是專攻刀馬旦武場戲。轉了做文場戲,唱功和苦情戲大有改進。起初她不習慣苦情及淒涼的橋段。那時經驗尚淺,真的不懂哭,後來哭時又發覺咽哽聲音會影響唱曲,多番嘗試,終於掌握了竅門。 

 

更因多了演出,對人物演繹掌握得更好。亦由於多了機會演折子戲,也學會了在短時間內投入不同角色。 

 

她覺得長期和一文武生拍檔,每套戲越做越純熟,可演繹得更完美。可是,另一方面,觀眾也許會睇到厭。而且每個文武生都有自己的演繹法,如流水式合作,可能擦出更多火花。 

 

她本來沉靜內向,受到拍檔蓋鳴暉的影响,也開朗了很多。廿餘年给了鳴芝聲,她自嘲:“20年嘅青春,人都好似冇幾多”。

 

在「2015 年戲語蓉蓉節目」中,徐蓉蓉(徐姐)讚她依然很靚,問她會否去追尋愛情夢想。吳美英笑著說:“。。。愛情這两個字已經好似唔係我依家生命裡面再出现”。目前最令她響往的是舞台演出及空閒時到各地旅遊。

 

徐姐稱她夠資歷授徒,問她可曾想過。腳傷還末真正痊癒而且長年有演出, 吳美英表示暫時還是專心於演戲。 

 

【按:在李居明大師的「撩耳仔聽粵曲」(21.7.2016:1330-1400) 訪談中, 吴美英透露腳傷只是好了九成,右腳間中會有些刺痛的感覺,而且腳力亦較弱。】

 

自 2013 年 8 月,吳美英被政府委任為粵劇發展基金顧問委員會之成員,為期兩年。2015 年連任,任期已於2015 年 8 月開始,至 2017 年 7 月止。

 

吳美英也曾是香港八和會館第廿二屆(1984 – 1986),第廿五屆(1990 – 1992)及 第廿六屆(1992 - 1994 )理事之一。

 

 

Image description